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

熊亮: 中国绘本,现在正青春(原创文章)

发布时间:2017-05-17 14:05:27   来源:PS教程   人气:0

前言:引言熊亮,作为中国最早一批从事绘本创作的作者,他没有系统地学过绘画,毕业后10年来从事的工作甚至跟绘画都没有关系。但就是仅凭借个人的爱好以及

\


引言


熊亮,作为中国最早一批从事绘本创作的作者,他没有系统地学过绘画,毕业后10年来从事的工作甚至跟绘画都没有关系。但就是仅凭借个人的爱好以及对文字的喜爱,在那个大家还不知道绘本为何物的年月,创作出了一系列经典的绘本作品:《卡夫卡》《京剧猫》《野孩子》《南瓜和尚南瓜庙》《小石狮》等等,并曾提名国际安徒生插画奖,获得台湾开卷最佳童书奖。从早期晦涩的成人绘本到暖心的儿童绘本,他都在不断探索属于自己的风格。而此次作为热门街奖的评委,他是用什么样的视角在看中国的绘本呢?跟随热门街专访一起来看看吧。




熊亮: 中国绘本,现在正青春



热门街:据我所知,您从小就十分喜欢画画,您是何时开始绘本创作的?能否为我们分享下你的故事?

 

熊亮:小时候我喜欢画画和阅读,绘本创作其实就是从那时开始的。我喜欢一边读书一边做一些文字和图像的搭配,不管看哪张画都觉得背后肯定有它的故事和文化,比如说威廉布莱克,他的诗歌有时候也会和绘画一起展示。有许多的途径都能够让我们接触到跟绘本有关的形式,虽然跟绘本有些不同,绘本它有自己独特的讲述方法,这些是我后来慢慢了解到的。

 

2001年我开始尝试写作,还陆续发表一些散文,因为喜欢画画的原因就开始尝试把画和文字结合起来,在高二那年我有了自己的第一本绘本《鲁迅选集》。因为喜欢西方的文学作品的原因,2002年创作了《卡夫卡》,但是在这个时间里,我对于绘本其实是没有概念的。

 

毕业后阴差阳错,我并没有选择跟绘画有关的工作,即使十年之后辞掉工作也是为了写作筹谋,并没想过从事绘本行业,那个时候只是凭自己的喜好写写画画。而绘本其实最初是做给自己孩子看的,由于现阶段我们的儿童绘本更多都是西方的题材,年轻人和孩子对传统这一块是比较陌生的,但是西方的内容我们中国人不可能真正地理解它,所以我第一本书就围绕中国题材进行创作,对于绘本和中国题材的研究同时开始了。

 



《二十四节气》书影



热门街奖:您开始从事绘本创作时面对的绘本市场是怎样的?从事绘本工作后,都遇到了哪些阻力?

 

熊亮:最开始我的书都没有出版成功,之前我提到的那些绘本实际上也是五六年之后才出版的。在我那个时候绘本根本没有市场,在国内也没人做,出版社也不会出版这种类型的书籍。一般来说做事都是需要基于一些前人的规则和经验来做的,比如做书,我们可以剖析人家的书是怎样做的,看它具有怎样的结构和标准,然后按照那样的规则方式去做。但在我做绘本的时候,基本上什么都没有,如果遵照我们自己对于文学艺术的理解去做的话,思维一定是超前不符合市场的需求的。所以即使做出来也不会有太多人认可,自然大家就都不做了。

 

但是我个人觉得,越在这个时候,越要多尝试。绘本在没有人重视的时候你可以自己去摸索出一个模式,即探索了新的可能性,又能够按照你的想法进行创作,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。我的工作室就做了许多中国民间故事的改编。

 


热门街奖:现在国内绘本作者的现状如何?近几年绘本圈发生了哪些变化?


熊亮:其实最近形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环境, 在我2009年去日本的时候,发现做绘本的年轻人很少,可隔了几年之后,做绘本的人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多了,国内现在也有很多绘本作者这两年绘本仿佛突然崛起,这不单单再说中国,而是在全世界范围都是如此。因为艺术越来越生活化了,凝聚了许多有创造力的年轻人,他们有想法,有干劲,绘本将来一定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出现。

 

在国际上还有一个小趋势,儿童性的东西越来越少了。并不是说绘本里没有童真了,相反绘本越来越有趣,非常童真,但是画绘本都是年轻人,创作的内容一定也是以自己觉得有趣的观点和角度去做,虽然非常有创意,但是并不是以儿童的心态去做,即便还是很童真,但是容易太过个性化。有时候我们做儿童绘本的时候,并不知道每个年龄层的孩子到底想要什么,只是在考虑自己想要呈现的东西,而没有根据孩子的年龄层去细分他们,给他们真正想要的内容。尤其现在信息的爆炸,孩子的心里产生了很多的变化,更需要我们去多多关注。

 



《寻暗集》



热门街奖: 《寻暗集》,是您和杨林青合作的绘本,三个故事设计了三种阅读方式,为何要这样设计?

 

熊亮:中国的传统文化不是只有风花雪月的故事,任何一种文化中都包含着思想和哲学的部分,有些是我们要面对的残酷社会和事实,我在选择题材上就有这样的一个特质。而《寻暗集》呈现了三个中国传统民间故事——《目连救母》《鬼子母》《乌盆记》。我们让一本书有了三种阅读方式,希望营造出一种“纸上戏剧”的空间感,为了让人感觉说话有唱腔的抑扬顿挫,在画面大小上也进行了细致的设计。《寻暗集》收录了是三个故事,第一个故事是讲佛经的内容,我把在中国原来就有的孟婆等民俗概念和佛教的观念融合起来。从里面你可以看到一些中国式的暗黑幽默,比如其中一个情节是有人被冤枉了,但是他不管受什么委屈,只要能够赔钱给他就很高兴,在地上踩他几脚,只要他没死站起来还能笑出声。我之所以选择的题材都比较暗黑荒凉,是因为我不想那种传统风格的表象化太突出。



热门街奖:现在把绘本用成人绘本和儿童绘本进行区分,但是经常从画风看并不觉得两者有什么不同,两者到底是如何进行区分的呢?哪些是我们可以借鉴的?

 

熊亮:绘画的风格是比较表象的,一眼就能看出是符合成人还是符合儿童,但是有些绘本其实很难从风格上进行判断。成人绘本和儿童绘本本质上有着巨大的差别,我们成人和儿童的思维方式不同,例如成人讲一个笑话,内容的组织上一定是和我们以前经验有冲突,或者是我们私下里说的话拿到台面上讲,把那种情景烘托出来,大家就会哈哈大笑。人们笑是因为有对比,有经验概念在前做一个参照。

 

但是儿童的绘本里这些东西是没有的,小朋友不具备自我,他们不知道我是什么概念。要通过能够让人感知的角度去组织内容。如果用声音举例,小朋友听到了一个声音,把声音变的更加深入,变成一个不断拓展的纵深,并且还不能换主题和视觉。因为换了视角把概念转化了,实际上就变成成人的抽象思维了,我们对一个事物一定要很熟悉的时候才能进行这样的转化,很明显孩子并不具备这种能力。

 

成人绘本和儿童绘本有相似的地方,但是要求不同。它要兼顾艺术和文学,每张画都更多的追求艺术性和文学性的融合,内容的组织形式也可以很多样,需要给人一些视觉上的创新。


 



《京剧猫》



热门街奖:您不止一次谈到过绘本中的“儿童”和“未成年”的概念,看起来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,绘本中的“儿童”概念是怎样的呢?两者有何不同?

 

熊亮:很多时候我们成年人会把孩子用未成年人的眼光去审视,让他们以我们的视角去背诵去记忆,跟着大人的方式去学习,但其实儿童并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去感知世界的。儿童发现世界的过程就像走路一样,要一步一步的深入,这是儿童绘本的基本框架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做绘本的时候要尽量避免直白的说教,即便想说什么道理,你也要按孩子能够理解的视角进入,而不是直接讲出来。儿童的心理和认知其实是一门学问,我们要按照儿童的思路去引导,并且带进一些新的东西,而不是以成人的观念教孩子,这就是儿童和成人观念的两个差别。

 


热门街奖:最近微博很火的杭州小学生性教育课本,那些图片真心是辣眼睛,您对这样的插图有何看法?如果让您用绘本的形式去呈现这样一个敏感的题材,您会怎么呈现呢

 

熊亮:不得不说这个话题是比较敏感的,各种学校在进行生理教育的时候都面临了这样的尴尬,我个人觉得这种书并不适合放在课堂上,而应该让小朋友自主去阅读。在做这种类型书籍的时候,我觉得可以用动物或者其他的东西替代,做更广泛的讲述。



《梅雨怪》


 

有时候,一些故事不适合给孩子看,但是用一些特殊的处理,就会让事情变得很不一样。比如《梅雨怪》的故事,内容真的很有趣很搞笑,但是画面晦涩黑暗,让人看了一直起鸡皮疙瘩。如果我要在幼儿园做讲座把这个故事将给小朋友们听,要怎么做呢?我用了一种特别模糊的处理,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,结果大家看得都很开心。

 

我在英国的时候遇到些比较资深的绘本艺术家,他们看完了《梅雨怪》这本书都会产生这样的怀疑:中国会把这样的书放到图库里面吗?其实我们只要在这个领域里多走一步,就能把更多信息用孩子能接受的方式传递给他们。

 


热门街奖:目前对于儿童绘本的分级制度是怎样的?他们是如何进行划分的? 是否存在争议?

 

熊亮: 在日本、德国都有很明确的绘本分级制度,我感觉他们的分级制度太细,会让一些有趣的东西被埋没掉。而中国对于儿童书的分级制度还是比较宽松的,给创作者很多的可能性,反而是我们自己对儿童绘本的了解还很欠缺。

 

国外的分级制度细到什么程度呢?比如说小孩0到几岁的时候,不能给他们看颜色过艳和过爆的图片,不要过分刺激孩子的视网膜认知。过于鲜艳的颜色和夸张的造型的搞笑都太过生硬,快乐是让孩子自己在故事里行走,自己发掘,这才是绘本最基本的东西。但现在有很多绘本都是在生硬地逗小孩子,例如像做鬼脸这样强制拉扯孩子的注意力,这样都是不太可行的方式。

 



《金刚师》

 


热门街奖:宫崎骏的动画里有死亡有很多的不美好,但是国内的绘本却很少有这样的题材,您对这样一个现象怎么看?现在国内的儿童绘本会不会把小朋友保护的太好了?

 

熊亮:如果是特别小的孩子,我觉得他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有限的,在一个小孩子眼中他并不知道死亡为何物。像宫崎骏这样的内容更像是少年的文学,儿童作家其实也有写这样内容。但是在创作绘本的时候,还是要考虑你是以儿童的心态,还是成年人回顾的心态去进行,如果是少年的心态应该是叛逆、质疑、询问、追寻的。如果是一个大人回忆童年的状态,很有可能是表述自己的童年,甚至在讲述某些道理,我觉得应该有这样的一个区分。

 


热门街奖:目前的成人绘本还处在国内开花国外香的状态,您是如何看待小众绘本在中国未来的可能性?

 

熊亮:小众绘本其实是我们的实验田,给一些实验性的绘本一个生长机会是非常重要的,这也是中国跟西方区别比较明显的地方。中国现在的容纳性比较大,我们在风格表现的可能性相对更多元,但是由于我们现在的审美相对还比较滞后,就算有很多好的绘本却并不被认可。

 

成人绘本的感觉更像是图像小说,其实它本身并没有问题,它真正欠缺的是在故事上,如果我们能够在文本和故事上多花心思,绘本是可以达到像小说和电影一样的高度的,这样的绘本不可能是小众的,也不可能完全是实验性的。

 



《和风一起散步》



热门街奖:最近什么题材比较吸引您,是否正在准备一些新的创作或者尝试?

 

熊亮:《怪人谈》是我最近正在筹备的创作,故事里有许多怪兽和隐喻的故事,已经敲定了一家我经常合作的出版机构。本来我已经开始着手画了,但是合伙人毛一敏建议我尝试让别人来画。绘本其实有一种独特的思考模式,它不只是用文字思考,而是把图像和文字结合起来,相辅相成。所以在写作的时候,我也会用一种绘本的思考方式。而且绘本并不一定要自己画,反而我觉得别人做有可能会更好,因为个人喜好风格的局限,有时候作者容易有固定模式思维,另一个人去看这个故事反而会找到不一样的东西。



热门街奖: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移动互联已经渗透到了我们身边的每一个角落,电子化的阅读趋势已经波及到了图书行业。绘本现在是以纸质书为主要媒介,在您看来电子化阅读对绘本的未来会有怎样的影响?

 

熊亮:其实现在很多人都露出对网络化的担忧,越来越多的阅读软件可以让我们选择,并且电子书既环保又实用,这样以后大家是不是就不会买书来读了? 实际上在绘本的行业里并不是这样,首先,电子书的翻阅模式必须像游戏一样是动态式的,没法像书籍一样具有真实的触感。而家长也因为各种原因,他们更喜欢买书给孩子阅读,而不是让孩子去阅读电子书,毕竟孩子的自控力有限。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我也期待看到大家更多的尝试。


 


 

热门街奖:作为热门街奖的评委你将从哪几个方面对作品进行审视?

 

熊亮:首先我会看故事和结构的设计,然后再是视觉表现。而视觉表现上我也不会从东西方的角度进行审视,在这个方面我没有偏向。但建议大家画东方的元素不要用力过猛,做的过于东方了,东方元素并不一定是老的或者其他固定的模式,我更期待大家用自己的想法去呈现。

 


热门街奖:对于绘本的商业性和艺术性您是怎么看的?

 

熊亮:我更看重艺术性,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沉下心来做的东西,有时候并不能一开始就叫座大卖,但内容确实是精彩,也挖掘了一个年龄段,我觉得那就是可取的。这样的作品具有实验精神,如果内容刚好切到社会上某重要的点,它就能成为了经典。在这方面我也深有体会,比如说我们现在做的一套自然绘本,我们首先不考虑商业性,它故事来源全部都是藏区考察得来的,这个项目大概是从2009年开始,已经有七八年了。

 

我们从考察中了解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和以及自然保护工作者,自然环境是一个比较大的命题,在中国我们又是如何面对这和处理这个问题的呢?深入挖掘你会发现真的很有意思,里面都是真实的故事。孩子要面对的成长问题,也在故事里有所体现,虽然讲的是山和自然,但又包含了自我和外界,人在自然中是如何发现这个世界的,并且找到你恰如其分的位置。




《悟空传》



热门街奖: 随着绘本市场慢慢的成熟,现在许多年轻的绘画人开始投身于绘本事业。作为过来人有没有什么建议,可以让这些人少走些弯路?


熊亮:有三个建议:第一,做绘本的时候必须要专业,有自己的态度。绘本其实是极具个性化的,我们要把它当做一门专业来研究,比如你要做一个黑暗系列的绘本,那你就应该研究这个领域的知识,了解的东西越多,你做内容的时候就会更得心应手,呈现出来的内容也更吸引人。

 

第二,如果你想做实验绘本,要知道它目前一定不会有太大的市场,不要太在意销售的结果。而如果要做童书的话,也尽量找一个愿意接受你风格的出版社,愿意让你发挥。千万不要一而再再而三退让,降格去适应市场,画一点卡通和他们觉得有趣的内容,虽然卡通和有趣并没有错,但是一套绘本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慢慢你就变成一个流水线作业,这样很危险。

 

第三,绘本是一个长期的创作,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跟你的编辑多交换意见。有的编辑虽然不一定有经验,也可能没有艺术才华,但他一定是非常好的读者,一定要和他一起不断地成长。有时间多看书,多看电影和小说,学着像影评人一样,把结构和要点、思维方法罗列出来,在这个过程中你一定会有收获的。




更多热门街奖详情登陆:

热门街奖官网 http://awards.zcool.com.cn



专访主持:冷春苗

视觉设计:海边的卡夫卡

本文来自PS教程网www.46PS.com,转载请注明!关键词:平面平面教程站酷专访站酷专访教程


PS教程